熱血芳華分集劇情介紹(1-44集)大結局

當前位置:首頁 > 電視劇分集劇情 >
劇情吧 時間:2019-06-24 16:00:03

熱血芳華第1集分集劇情介紹

蔣英武上門退婚 夏思怡芳心暗動

  1926年(民國十五年十月),國民革命軍攻克武昌,北伐戰爭取得了初期勝利,國民革命軍總部決定繼續肅清長江中下游的軍閥勢力。而江浙歷來富庶,是自古兵家必爭之地,軍閥部隊布防嚴密。想要取得北伐戰爭在長江以南的階段性勝利,必先進軍上海、杭州,最后形成攻占南京的大作戰之勢。

  這步計劃能否完美實施,掌握軍閥部隊作戰部署信息尤為重要,一張江浙布防圖,一場戰爭,一次勝敗,天翻地覆……

  這天,上海黃埔軍校的軍官蔣英武和賀振庭奉命刺殺北洋軍閥駐上海軍事參謀李作申,以奪取他隨身攜帶的軍事布防圖。蔣、賀二人得到消息,李作申要到永安百貨買衣服,于是,賀振庭扮作在街頭賣藝的小提琴手,在永安百貨門口密切監視,蔣英武則坐在街邊的長椅上等待時機。

  少頃,李作申的車到了永安百貨門前,看到李作申帶著一名勤衛兵走進了百貨商場,賀振庭勾唇一笑,不緊不慢地收了小提琴,隨后也走進了商場。他在柜臺前一邊裝作看香水,一邊悄悄觀察著李作申的動靜,分析著自己的行動方案和路線,當他等到合適的時機剛要拔槍射擊的時候,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突然向著李作申跑了過去,賀振庭生怕誤傷無辜,連忙停住了拔槍的動作。

  那衛兵見一個孩子直沖過來,想也不想地一把推倒了小孩,李作申的腳步略一停頓便又向外走去。這時,一聲嬌斥喝住了李作申,發聲的女子是上海船運大亨夏長清的養女莊園,她今天來商場取自己之前在這里修理的懷表,見到這一幕后十分氣憤,便想也不想地挺身而出,站出來攔住了李作申。

  趁著李作申停住腳步,看莊園與衛兵理論的這一絕妙時機,賀振庭果斷向著他開了槍,李作申被打中了小腿,應聲倒地。槍聲一響,商場內頓時大亂,人們紛紛奪路而逃,衛兵一見,顧不上和莊園糾纏,連忙上前扶起李作申,趁亂逃命。

  此時,蔣英武早已經在外面以借煙為由控制了李作申的司機,將他綁起來扔在了后座。當見到李作申被衛兵扶著,隨著蜂擁而出的人群出了商場,蔣英武毫不猶豫地推開車門對著兩人開了槍,衛兵很快被解決了,李作申見勢不妙,一把拉過了一旁的莊園,將她扣做了人質。

  蔣英武和賀振庭舉槍逼住了李作申,李作申猜出了他們的動機和來意,便以高官厚祿為誘餌,想要收買兩人,蔣、賀二人自然是不為所動。此時,被控制的莊園也冷靜了下來,她左右觀察了一下,瞥到商場門柱上橫著一個類似槍矛的尖棱裝飾,便用力將李作申向那邊一推,自己則趁著慣力逃脫了他的掌控。

  李作申被莊園這一把無比準確地推到了那個尖棱上,棱尖狠狠扎進了他的后心,蔣、賀二人見狀,第一時間扣動了扳機,李作申渾身上下被打成了篩子,死得不能再死。

  然而槍聲一響,早已驚動了巡邏的軍警,此時一隊荷槍實彈的軍警正叫嚷著奔過來,蔣英武見狀,撿起李作申掉落的皮包,從里面拿出了那份軍事布防圖交給了莊園,讓她晚上七點到虹口公園見面。莊園有點蒙,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蔣英武以命令的口氣又重復了一遍,一把將她推走,莊園連忙跑到街角躲藏。蔣、賀二人向著那些趕來的軍警開了幾槍后,見對方人多勢眾,便也匆匆撤離了。

熱血芳華海報

  傍晚,莊園依約來到了虹口公園,可卻遲遲不見有人來與自己見面,不禁有些焦急。她不知道的是,此時,蔣英武和賀振庭已經在旁邊隱秘處觀察她多時了。賀振庭調侃蔣英武,若是被校長知道他將城防圖交給了一個陌生的女孩,只怕會狠狠責罵一番,蔣英武卻平靜地解釋稱,在當時的情況下,自己那么做是最安全的,況且以那個女孩的表現來看,她足以擔此重任,賀振庭也對莊園的臨危不懼贊譽有加。

  觀察了多時,見周圍環境安全,蔣英武這才讓賀振庭望風,自己獨自去見莊園。見到蔣英武后,莊園詢問他是什么人,蔣英武卻沒有回答她,只是向她討要城防圖。莊園取出了城防圖,卻拿在手中把玩,沒有遞給蔣英武,蔣英武上前一把搶了過去,轉身就走,莊園一把揪住了他的風衣,蔣英武甩開了莊園,向她道了聲謝轉身離開了。令人想不到的是,兩人的再次相遇,卻是以一種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

  第二天,是夏氏企業的董事長夏永清的生日,晚上,夏公館燈火輝煌,人聲鼎沸,各界名流紛紛前來祝壽,有來賓正對著夏永清逢迎,大贊他的三個兒女。要說夏永清的三個兒女,確實令他驕傲,長女思怡雖為女子之身,卻也是憂國憂民,為了學習日本的復興經驗而去了東京大學留學;兒子思誠出身黃埔,如今在國民政府身居高位,深受蔣介石器重;次女莊園被夏永清稱作鬼見愁,但她卻因性格爽快古靈精怪而極受夏老寵愛。

  莊園正在自己的閨房里收拾打扮的時候,家中的仆人匆匆跑來告訴她,她的未婚夫上門了,莊園聞言愣住,關于自己的這個未婚夫,她只問其名,卻從未見過其人,不禁對他充滿了憧憬和期待。然而令莊園想不到的是,蔣英武此來卻是退婚的,這段婚姻是長輩所定,本非蔣英武所愿,再加上他心系革命,不想這么早結婚成家,因此便懷揣婚書上門了。

  蔣英武不知道今天是夏永清的生日,為了不影響夏老的心情,他本打算改日再提退婚的事,但夏永清看出了他有事而來,再三詢問,蔣英武只好明言。看著被退回來的那張紅彤彤的婚書,夏永清氣得拍案而起,但很快他就冷靜了下來,點頭答應了退婚之事,并催促蔣英武趕緊離開,免得被莊園碰面,令她難堪。

  然而世事弄人,蔣英武剛剛到了大廳,正好碰到莊園從樓上下來,二人得知對方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妻),不約而同地愣住了。隨后出來的夏永清催促蔣英武快走,莊園卻非要追問他此行為何前來,蔣英武無奈,只得當眾說明來意,賓客們聞言一片嘩然,莊園更是驚詫莫名,見蔣英武心意已定,莊園一氣之下揚言,就算是退婚也是自己給他寫休書休夫,蔣英武無所謂地一口答應,莊園更加氣惱,淚流滿面地一把將身旁的花瓶掃到了地上,摔得粉碎,一場好好的壽宴,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怒氣沖沖回到閨房后,莊園躺在床上懊惱了一會兒,想起之前姐姐給自己的來信還沒有看,便將退婚的事暫時放到一邊,起身找出了那封信箋。夏思怡在信中說,黃埔軍校要在武漢成立分校,預備招收女子學員,自己打算報考,此時已經離開日本,動身回國,并告訴莊園,如果她也想要報考,就瞞住父親,悄悄去武漢的斗級營胡同漢寧旅館與自己匯合。莊園閱信后,立即收拾了行裝,連夜離開了家,她暗暗發誓,自己要和蔣英武不死不休。

  夏永清得知莊園失蹤,又驚又怒,如今時局不穩,莊園又是個不安分的主,他擔心自己這個養女的安危,命管家東林趕緊帶人去找。東林走后,夏永清拿起莊園此前替自己修好的懷表,看著里面自己年輕時和一個女子的合照,陷入了回憶之中……

  兩天后,被退婚的莊園來到了武漢,她在城門口遇到了一個學生打扮的短發女子,見她手里提著一個沉重的大皮箱,神色有些不自然,莊園雖有疑惑卻也沒太在意,直接去了姐姐信中所說的漢寧旅館。

  此時,蔣英武也乘坐火車來到了武漢,此次他本是來參加黨代會的,一下火車卻被一個拉黃包車的熟悉面孔攔住,將他拉到了一條偏僻的胡同。原來,蔣英武的另一重身份是共產黨黨員,這位黃包車夫也是一位共產黨黨員。

  從自己的同志口中得知,武漢外資工廠近來變本加厲地壓迫勞工,大小工潮鬧得沸沸揚揚,共產黨領導下的武漢工會決定提前起義,下午將有一位進步學生攜帶一批槍支經過英租界運抵工會。蔣英武擔心槍支經過英租界會遇到麻煩,聞言后立刻便趕往了英租界所在的江漢路。

  那位負責運送槍支的進步學生正是剛從日本回國的夏思怡,她帶著裝滿書籍的箱子經過江漢路英租界時,被英租界探長托馬斯攔了下來。托馬斯聽說箱子里的書是上海夏家捐給圣約翰學校的書籍,還是堅持要開箱檢查,當他看到箱子里滿滿當當的圣經之后,還是不肯放過,上前想要親自翻看。

  夏思怡見狀心中驚慌,剛要出聲阻止,蔣英武及時趕來吸引了托馬斯的注意力。蔣英武出身黃埔軍校,托馬斯自然認識,他自稱是夏思怡的未婚夫,又搬出了英租界的貝爾神父,終于將這位托馬斯探長忽悠了過去,有驚無險地帶著夏思怡闖過了這一關。

  帶著夏思怡回到自己之前定下的旅館,蔣英武搬出箱子里的書籍,看到被挖了洞藏在里面的手槍安然無恙,不禁松了一口氣,鄭重向夏思怡道了謝。夏思怡卻說自己能為民主革命做些貢獻,深感榮幸,蔣英武對她的好感再次攀升,得知面前這位膽大心細的優雅女子與自己曾在同一所學校就讀,算是自己的學妹,蔣英武更加高興,大呼有緣。

  當隨行的同志向蔣英武介紹了夏思怡的身份后,蔣英武微微一愣,不禁有些尷尬。夏思怡剛想要對蔣英武挑明他和自家小妹的關系,蔣英武連忙攔住了她的話頭,以時局不穩為由,打發她趕緊離開。夏思怡臨走時提醒蔣英武,江漢路向來過境貨物很多,巡捕房向來不查,今日卻像是有備而來,十分可疑,似乎是提前得知了消息,蔣英武聞言十分重視,立刻讓自己的同志向上級匯報此事,并將這批槍支留下,暫由自己保管。

  當晚,蔣英武與夏氏企業駐武漢分公司的經理王小川碰了頭,說明了這次情況。王小川也是中共秘密黨員,他囑咐了蔣英武一番次日碼頭集會的事,再三提醒,此次是和平集會,所有人均不得帶槍,蔣英武點頭記下。

  與此同時,英租界探長托馬斯正在一家西餐廳會見一位“李先生”。這位李先生自稱有重要情報要告知,但當托馬斯得知只是一次學生演講活動后,并未放在心上,李先生卻說,此次演講是共產黨領導的湖北工會組織的,到場的人將會不計其數,有暴動的危險。托馬斯正在思索這件事的可靠性,李先生拿出了一個大皮箱,以重酬為誘,說服托馬斯同意了到時前往抓捕…

  夏思怡一向仰慕蔣英武,這次見到他本人竟然如此英俊瀟灑,不禁芳心暗動,但她知道蔣英武是自己的未來妹夫,只能將這份愛慕偷偷放在心里。姐妹倆見面后,莊園照例對夏思怡撒了一通嬌,夏思怡對這個小妹十分寵溺,得知她剛剛被蔣英武退婚,夏思怡十分吃驚,同時那份被她強行壓下的小心思又活泛了起來。她不著痕跡地詢問妹妹對蔣英武的想法,還在氣頭上的莊園咬牙切齒地表示,自己決不會看上蔣英武那個冷冰冰的大冰塊,現在唯一的使命就是報考黃埔軍校,想盡辦法去折磨蔣英武,并說誰要是做蔣英武的朋友,就是自己的仇人。

  夏思怡聞言,不禁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神情有些不自然。其實她自己也知道,就算妹妹退婚,自己和蔣英武也沒有可能,因為父親也已經給她定下了一門親事,未婚夫叫做賀振庭,但是除了名字,她對賀振庭的一切都毫無所知,因此她不禁有些悵然若失。

  當晚,夏思怡和莊園同塌而眠。睡夢中的莊園被外面的叫嚷聲驚醒,她悄悄起身出去查看,結果正好看到一群人在自己面前殺了一個學生模樣的人,嚇得她驚叫一聲連忙躲了起來。殺人的那個人聽到動靜,持刀四處查看,恰好一只野貓從暗處竄了出來,他這才放下疑心,轉身離開了。莊園回到旅館后,連忙叫醒了還在熟睡的思怡,將此事告訴了她。

本文系劇情吧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喜歡看“熱血芳華劇情”的人也喜歡:
影視資訊
最新劇情排行榜
即將播出電視劇劇情
最新電視劇劇情
黑龙江6+1历史开奖全记录